你的位置:首页 > > 新闻资讯

成都,离理想最近的远方

2020-11-24 点击:29

在知乎“宜居又时尚,成都这座城市有哪些让你惊叹的地方?”的问题下,网友@阿潘馆长说,成都是个很“怪”的城市:“每个人都在说时尚、包容、生活气息,好像它什么都是,又什么都不是。”

作为多次往返成都的旅行者,@阿潘馆长觉得,成都的“怪”在于,它其实很难被某个标签所定义,既像大理和拉萨那样节奏缓慢,也如广州和武汉一般烟火气十足,却又有着和2000公里外的魔都相同段位的时尚力。 

2018年,《新周刊》在526期专题《谁是中国最时尚的城市?》中,曾选出中国四大时尚一线城市——上海、成都、北京、杭州。其中,成都与上海并列第一。

 

2020年,《新周刊》重启“中国时尚一线城市排行榜”评选,并将时尚实力、时尚魅力、时尚影响力三个维度,进一步细分为时尚引力指数、时尚融合指数、时尚新锐指数和时尚出圈指数四个新维度。在这个中国城市“时尚力”的升级版评测中,四大时尚一线城市的位置稍有变动,深圳首次跻身其中,前三依然稳如泰山。

 

深圳和杭州等城市的你追我赶并不奇怪,成都蝉联榜首却实在让人有些意外。要知道,包括九大国家中心城市在内,中国已经有60多个城市立下了“打造时尚之都”的flag。

 

没办法,每个城市都有让人沉醉的魅力,但成都可以让你集齐一切想要为它打call的理由。

 

正如时尚传媒集团副总裁余辉所说,“当代城市的时尚已经不再是城市生活的产物。并不是城市创造了时尚,与此相反,时尚成为创造和再现城市空间感的一种手段”。

 

成都当下的时尚,就是一种开放但不盲从、创意却不功利的时尚,被兼容并包的一切被再造为成都范儿,城市的空间感也就此出落得与众不同。

时尚,是成都的“传统”
 

2019年11月4日,生活方式杂志《MONOCLE》在成都举办“品质生活论坛”,这是该杂志第一次将论坛放在亚洲城市。

 

为此,《MONOCLE》专门给出了25个选择成都的理由,涵盖贸易、交通、文化、艺术、生活品质……当然,少不了“时尚”。

 

对于成都的时尚,《MONOCLE》是这么说的:“在这里,可以享受看与被看的乐趣。观看人群也是成都的一种休闲方式,因为你能捕捉到最 in的中国潮流——富有创意的年轻人穿出自己的时尚风格,国际大牌纷纷在成都办秀。”

 

在“中国时尚一线城市排行榜”上,成都的时尚引力指数和上海一样,都获得了五颗星的最高评分。所谓时尚引力指数,指的是一个城市对时尚产业、时尚人群、时尚品牌、时尚活动等的吸引力和凝聚力。

 高端时尚大秀,自然是其中一个重要的指标。
 

刚刚过去的十月,在魔都,2021春夏上海时装周顺利举办,成为今年全球少有的线下举行的时装周之一;在蓉城,2020成都国际时尚周则摆出了群星璀璨的架势,开场大秀“ELLE风尚大典”便召唤了大半个娱乐圈的明星。

 

有意思的是,这几场时尚大秀,无一例外都在对标纽约、巴黎、米兰、伦敦四大时装周。在中国,如果有哪座中国城市能够在未来跻身“世界第五大时尚都市”,上海和成都显然已经领先了一个身位。

2020中国设计大秀——有一种生活美学叫成都。
 

在接受《新周刊》采访时,成都诗人翟永明分享了自己的时尚启蒙。上世纪80年代末,翟永明曾和一位诗人朋友去北京参加诗歌活动。在首都,后者身上所传的吊带连衣裙收获了全场最高的回头率。

 

作为土生土长的成都女性,翟永明第一次觉得成都姑娘还可以这么潮。

 

时装秀当然是撩人的,但谁又能说,那些“秀”尽浑身解数的国际品牌,不正是被成都人追求时尚的“传统”撩拨心弦呢?

 

据尼尔森中国零售商研究部发布的《2020年成都首店经济报告》显示,2019年成都新进首店473家。到了2020年上半年,这一数字则是122家,已经全面超过广深,领衔新一线城市。

 

“首店”得到追捧,源于线下场景对时尚产品的“加持”。麦肯锡发布的《中国奢侈品报告2019》也显示,尽管中国年轻消费者热衷于通过数字媒体接触奢侈品,但决定要买的时候,90%的受访者认为,品牌实体门店的面对面体验起到了关键作用。

足够时尚的生活,足够理想的远方
 

实事求是的说,作为中国西南地区经济中心的成都,经济上暂不足以和北上广深相提并论,也没有沿海地区天然的交通便利。

 

天时地利不占优势,成都却还能拥有强大的时尚力,答案还在生活上。

 

正如研究中国城市多年的知乎用户@少女鹿西所言,时尚不仅是狭隘的服饰打扮、品牌追求和理解,也不仅仅就是潮流,更是一种人们追求美好生活的价值观念和生活方式。

 

成都人追求的美好生活,是一股太值得参与的时尚。

 

另一位知乎用户@一只京啊说,2013年初次到访成都,他曾到公园里掏耳朵喝茶,和老头老太们一起下棋,那时候留下的第一印象还是“老城市”。

 

后来,随着多次到访,@一只京啊开始深入成都的生活,打扮得新潮又个性、打卡太古里的大熊猫、去成都追星听音乐节、和志同道合的年轻人吃串串宵夜……

 

在小姑娘眼中,成都的轮廓愈发庞大、利落和时尚,就像“老城里嵌入了一个国际化的,全新的灵魂,而且严丝合缝,彼此间适应得极好”。

 

《MONOCLE》对成都的评价:“现代化的成都意味着音乐、时尚、艺术和创业,人们愿意购买奢侈品、花很长的时间享用一顿午餐、并一直活跃到深夜。他们也带来了年轻、乐观的思想。这些由快速增长、热爱生活并希望更自由消费的能量,使创意社群得以在成都沸腾——在成都的‘秀场’上,设计、时尚和现代艺术一年到头不停。”

 

对于日后定居的城市,@一只京啊希望那时一个既饱含文化与传统,又能充满新潮与活力。越来越多拥有相同想法的年轻人,已经用脚投票给了成都。

 

在时尚融合指数这个维度上,“中国时尚一线城市排行榜”依然选出了两个第一名,广州取代了上海,另一个还是成都。

这个着重衡量一个城市的活力、开放、包容度的指标,考核的是生活方式多样性、人群多样性、人才吸引指数等。
 

恒大研究院和智联招聘发布的《中国城市人才吸引力排名2020》显示,中国最具人才吸引力城市前十强中,第一梯队依然是北上广深,成都则和杭州、南京一起紧随其后。

 

在58同城和安居客2020年10月发布的《人才安居吸引力报告》中,从偏向“城市的宜居程度”和“产业的发展程度”的角度考量,成都和重庆西南“双子星”对人才的吸引力却是全国第一,甚至超过北上广深。

 

逃离大城市不一定会成为滔天距离,涌进“新锐城市”却一定会在年轻人中蔚然成风。

 

成都多样化的生活吸引来的不只国人,老外们的青睐也在很大程度上加速了这个城市的国际化程度。

 

“2019年的数据表示,成都实际管辖人口超过2000万,外籍商旅人士已达69万,常住外国人1.74万,往来外籍人员数量已位居中西部城市之首。”@少女鹿西查到的数据,与她对成都“国际化程度很高”的判断不谋而合。

 

《MONOCLE》也对成都的包容相当肯定:“在这里,任何人都能受到热情欢迎。移民城市的历史造就了城市的包容,并将继续对外来者敞开大门。”

 

土生土长的成都人翟永明,为这种包容提供了一个答案:“我们这里是盆地,所以永远会对外来事物好奇。成都平原一直比较富裕,热爱生活,遇事不慌、不忙、不着急,更不会产生一种非常强悍的气场。” 

在《2020城市商业魅力排行榜》中,成都的城市人活跃度上同样名列榜首,成都人在消费活跃度指数、社交活跃度指数、夜间活跃度指数上,呈现了鲜活蓬勃的城市面貌。

 

在榜单中,《新周刊》对此作出了评价:“一座城市的活力,取决于在这里生活的人的活跃度。”成都的“来者不拒”,造就了平凡个体相映成趣的多样生活,必然也会创造出这座“老城市”源源不断的新时尚。

 

这让成都在《2020城市商业魅力排行榜》上,拥有高居第二的“未来可塑性”。

在“ELLE风尚大典”上获评年度美妆大师的毛戈平则认为,成都的文化氛围越来越好,也离不开成都对时尚产业的扶持。

 

自由、包容、慢节奏加上政策扶持,是很能滋养创造力的。所以,《时装》项目总监许晓奕会说:“成都每个人都自带设计感。”

 

许晓奕认为,成都正在成为潮流文化的大本营。“不管是《潮流合伙人》里陈伟霆带队的城市人气,还是hiphop创作和演出氛围,成都在国内都是数一数二的。”

 

对此,从事演出策划的@一只京啊感受特别深刻,喜欢像候鸟一样跑巡演的他,看着各大音乐节落户成都,“音乐氛围一下子就傲视全国了”。

 

事实上,从民谣、摇滚到说唱,成都在音乐上的创造力,就未曾断档过。

 

但,成都的时尚创造力,却远远不止于盛名之下的音乐。

 

在时尚新锐指数上,“中国时尚一线城市排行榜”沿用了两年前衡量城市时尚实力的三个要素——时尚文化竞争力、时尚文化整合力和时尚文化创造力。

 

这一次,城市被考核的是文旅机构(含书店、咖啡馆、设计型酒店等)数量、新经济活力指数、以及创新氛围指数,而成都的得分仅次于更年轻的深圳,以及文化中心北京,和上海并列第三。

 

在成都开了一家酒吧的翟永明认为,“成都不是一座非常功利的城市……这种舒缓的节奏,在创作者看来其实最稀缺,也最时髦。”从诗人的角度看,她觉得成都是一个“比较适合写作的城市”。

 

也许,“写作”可以换成“创作”,总部在成都的《科幻世界》杂志社、《琅琊榜》原著作者海宴、《王者荣耀》手游团队、《哪吒之魔童降生》主创肯定纷纷点赞。 

音乐之都、科幻摇篮、优质国剧、国民游戏、国漫之光……无论诞生在互联网时代前后,成都似乎从来很擅长“制造”出圈爆款。

如今,这个“爆款制造机”,已经将自己也打造成了风靡线上线下的超级爆款。 

在考量城市潮流影响力和辐射力的最后一个维度时尚出圈指数上,成都依然是“双状元”的其中一位。这一次,它的伙伴是另一个网红城市西安。

在这个移动互联网时代,《新周刊》精准地选取了短视频作为重要的考核标准。我想,你大概会想起在抖音上被这两个城市“支配”的时刻。

 

2018年发布的《短视频与城市形象研究白皮书》发现,城市形象短视频播放量排前三位的城市是重庆、西安、成都,全是中西部新一线城市。

 

一年后,抖音发布的《2019年抖音数据报告》则表明,在播放量点赞最早的景点TOP10中,成都足足占了两席——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和春熙路,分别名列第三和第十。

作为成都的时尚地标,春熙路的上榜显然又为成都的时尚辐射力增添了砝码。

那么,在移动互联网短视频时代,网友手握点赞、转发、评论一键三连的选择权,成都的出圈显然要更多归功于“自来水”。 

没办法,成都能让人打call的地方实在太多,有人因为美食,有人钟情美景,有人欣赏美女,更多的人向往,一种不紧不慢的生活状态。

这就是以成都为代表的“新锐城市”,与北上广深截然不同的理想生活,有产业也有机会,有生活也有自由,有潮流也有包容,有个性与共性并存的城市空间,这就是成都的时尚。